清朝光绪年间

素有北方丝绸之路之称的贸易运销路线张库大道

随着张库大道不断发展壮大

作为这条商路的起点的张家口

成为北方第一大商埠

这里有各国商人驻扎

造就了众多成功的商业家族

而其中最大的吕家号称富可敌国

吕老爷当仁不让就是商会的会长

吕俊杰是吕会长的五儿子

他生性顽劣不羁

鲁先生每天教他三百句诗

他不好好听课

还躺在椅子上打盹

让丫鬟婆子在一旁伺候吃吃喝喝

鲁先生怒其不争

罚他念够三百句才行

吕俊杰让仆人吕贵给鲁先生上茶

他反复朗读百家姓前几句

鲁先生突然感觉腹痛不止

赶忙去茅厕

吕俊杰见状

急忙带着吕跑出去玩耍

原来

吕俊杰让吕贵偷偷在茶水里下了巴豆

鲁先生不停地跑茅房

他捂着肚子向吕会长辞职

吕会长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气得咬牙切齿

最近匪患猖獗

商户们人心惶惶

一起来找吕会长求助

吕会长建议组建民团

常家推荐本家五爷担任民团的总教头

大家都没有意见

吕俊杰决定去账房支两千两银子

去怀来买灯笼

然后去拜九曲黄河灯

想报去年灯阵输给孙有福的仇

吕俊杰乐善好施

他一出现在街头

一大群乞丐就围拢过来

编各种凄惨的故事博取吕俊杰的同情

吕俊杰让吕贵给乞丐们撒钱

吕贵明知道他们都在说谎

可是拗不过吕俊杰

吕俊杰来到账房

向祁掌柜打听出大哥吕俊山在内账房

就去内账房要钱

吕俊山和岳父瞿大宅偷偷在外面放印子钱

吕俊山叮嘱瞿大宅务必瞒着父亲

吕俊杰急匆匆来找吕俊山要钱

瞿大宅劝他省着点化

否则再大的家业也会败光的

吕俊杰对他破口大骂

吕会长闻讯赶来

劈头盖脸把吕俊杰训斥一顿

他吓得连连求饶

吕会长罚他跪下被祖训

让他好好反省自己的错误

天渐渐黑了下来

吕会长心疼吕俊杰还跪在账房

悄悄过来探望

没想到吕俊杰早已经跑得无影无踪

派吕贵在地上跪着充数

吕会长气得暴跳如雷

他权衡再三

决定好好管教一下吕俊杰

吕会长连夜派人把常三爷请来

先商量在商会发起募捐活动

然后就提出要把会长的职位让给常三爷

吕会长要专心教育一下吕俊杰

常三爷满口答应

就在这时

吕福来向吕会长汇报

吕俊杰在城楼和城防营的官兵发生了冲突

吕会长二话没说坐上马车来到城墙上

看到吕俊杰郑和官兵们拉拉扯扯

吕会长心急如焚

赶忙上前解围

吕俊杰点燃城墙上的引线

城楼下的红灯笼一排一排被点燃

吕俊杰为父亲祝寿

城防营的官兵们一起为吕会长祝贺

吕会长看着城楼下的璀璨的灯阵

感动地热泪盈眶

吕俊杰带吕会长欣赏灯阵

吕会长迫不及待想知道买灯的钱从哪里来的

吕俊杰只好承认向常三爷的儿子常锡盛借的

还催他尽快换上这笔钱

吕会长气得哭笑不得

吕俊杰发誓明年用自己赚的钱为他祝寿

从那天开始

吕会长每天盯着吕俊杰读书

吕会长刚走

吕俊杰就放下书本呼呼大睡

他被一阵吵闹声惊醒

赶忙出来看热闹

发现藤原洁子和似玉在吕府门口大打出手

引得很多人来围观

吕俊杰询问得知是自己惹下的祸根

他在酒楼上大放厥词

如果哪个女人能一口气干了一坛子老酒

就娶这个女人做二姨太

藤原洁子和似玉都喝了一坛老酒

都争着要做吕俊杰的二姨太

吕俊杰的太太孙鹊喜带着儿子吕逸龙闻讯赶来

吕俊杰吓得叫苦不迭

他还以为孙鹊喜回娘家了

没等吕俊杰解释

藤原洁子和似玉就闯进来

都争着要当吕俊杰的二姨太

吕俊杰吓得掉头就跑

孙鹊喜三言两语把藤原洁子和似玉撵走了

吕逸龙目睹了父亲的荒唐行为

对他恨之入骨

孙鹊喜叮嘱下人们不许把此事告诉吕会长

孙良才是孙鹊喜的父亲

他向吕会长透露了吕俊山偷偷放印子钱的事

吕会长对此毫不知情

他直接来账房

让掌柜的全部留下来

要彻查所有的账目

祁掌柜拍手称快

吕福偷偷跑到内账房向吕俊山和瞿大宅报信

吕俊山吓得六神无主

吕会长随后找来

吕俊杰来张北买马

……

隐藏内容

该内容需要权限查看

  • 普通 3金币
  • VIP 免费
VIP免费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