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宸资本会议室

所有高层都在等待吴恪之来开会签协议

林宇明急忙给他打电话

吴恪之却只是让他拖住

马总很是不悦

朱总却要求要等吴恪之来再签约

就在马总差点拍桌子走人时吴恪之匆匆赶到

然后说这协议根本不能签

他认为这个项目根本不具备投资价值

马总很不满

朱总也懵了

之前可是吴恪之一直鼓励自己要坚持下去的

然而吴恪之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

他有随时叫停的权利

马总很不满的离开了

吴恪之叫朱总跟自己出来一下

作为多年的朋友

吴恪之的确不应该这么做

但他刚才那么做是为了朱总好

因为金宸想要的并不是他的项目爱未来

而是他的核心技术

一旦签约金宸就会以控股方的名义把核心技术转移给优能

到了那个地步朱总只会成为炮灰

其实吴恪之早该察觉有问题的

直到昨晚他才发现金宸在确定投资朱总时根本没有研究过

他发现金宸还投资了另一家机器人企业

从那一刻起吴恪之就确定金宸投资朱总的目的只是为了雪藏他

以此来消灭市场上的潜在对手

朱总却并不领情

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希望

可吴恪之却摧毁了他的希望

吴恪之道

无谓的希望才是最害人的

曲总和吴恪之见面聊了聊

吴恪之替爱未来拟好了一份补充协议

希望他们能给朱总百分之五的股权

不要让他落得一无所有

曲总却道朱总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任

关于吴恪之叫停爱未来项目的事情高层开会讨论过了

大家一致决定开除他

但曲总没有通过

最后的处分是免去吴恪之综合二组负责人身份

同时成立综合四组

负责人

吴恪之

吴恪之和林宇明心里都清楚

曲总这是要把他逼走

他们辛辛苦苦攒下的人脉资源都要交给二组的接班人

反倒是新成立的四组

摆明了就是公司的垃圾桶

林宇明劝吴恪之辞职

以他的能力到哪里都会有好的发展

可吴恪之却不愿意

林宇明见状

决定跟着他去四组一起干

半年后

从一个不靠谱的项目酒局中离开的吴恪之和林宇明开始疯狂吐槽

正在超市搬货的孙弈秋被孙母叫回了家

然后给了他一份金宸资本的入职申请表

说这是她拖朋友帮他介绍的新工作

孙弈秋觉得纳闷

就他们家还能走后门

孙母不管三七二十一要他明天就去上班

毕竟自从他不下棋之后在哪个单位都混不下去

下棋这件事情是孙弈秋不愿意触碰的地方

可不愿意被人看到的奖状遮起来就好

懦弱的他又该怎么掩饰孙弈秋决定去试一下

次日一早穿上了家里唯一一件西服

拿着没系好的领带在孙母叮嘱下赶去了金宸资本

人事高悦来迎接他

电梯里目不斜视地和他介绍了金宸资本和他要入职的综合四组

高悦带着孙弈秋去了综合四组

他们出外勤了

让他在这里等人来就好

孙弈秋惴惴不安地在座位上等了一会儿才等到林宇明匆忙赶回来

还没介绍自己的名字就被拉着去和客户开会

中途一句话都没插上的孙弈秋负责做好记录

孙弈秋手不停歇

连忙打开了手机录音

吴恪之在杭州出差

林宇明送走客户又被要求做一个文件

只好让孙弈秋去大会议室把刚才开会的内容和传统部对接转达

孙弈秋唯唯诺诺地进了会议室

被风控部的潘总要求转达一下刚才的会议

孙弈秋急得连忙翻笔记本

哗啦哗啦的声音格外刺耳

孙弈秋又连忙拿出刚才的录音

结果耳机线又缠在了一起

急得他满头大汗

好在这时他旁边的高思聪帮了他

以很快的速度把录音整理成文字版发到了大家邮箱里

同为实习生

孙弈秋显得很笨

会议结束后

经理告诉高思聪和孙弈秋打交道时悠着点儿

听说他是空降来的

虽然很傻但也犯不上得罪他

尽管如此

高思聪还是去和孙弈秋打了招呼

孙弈秋一把冷水扑在脸上

他早该想到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

于他们而言自己只是个跳梁小丑

但他不在乎了

这次他无论如何都要留下来

回到办公室

孙弈秋连忙和林宇明道歉说自己没开过会

林宇明没计较

让他以后会什么不会什么直说

然后让他整理报表

翻译文件

可没想到孙弈秋通通不会

林宇明有些无语

实习生开始一轮起了孙弈秋

毕竟不用面试和审核直接上班的

他还是头一个

林宇明叫孙弈秋到了天台问他哪个大学毕业的

孙弈秋尴尬道他没上过大学

高中毕业的

林宇明纳闷了

他是怎么进来的

孙弈秋如实说道

他妈让他来的

林宇明顿时以为他是什么有背景的富二代

还以为是只自带资源的独角兽

可看孙弈秋的神情

似乎也不是

一没学历二没门路

林宇明劝孙弈秋做好准备

混职场的人抽屉里随时都放着一封辞职信

要么是给老板的

要么是老板给他的

吴恪之回到公司却发现众人都围在公司外

上前才发现是朱总拿着项目书来找投资

因为拉不到投资

朱总已经满目沧桑

甚至有些神经质

看见吴恪之甚至都不认识了

吴恪之看着朱总被保安带走满眼是泪

……

隐藏内容

该内容需要权限查看

  • 普通 2金币
  • VIP 免费
VIP免费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