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前

少女们齐聚一堂

期待着吴先生的到来

每年这个时候

吴先生总会请画师来给少女们作画

而且吴先生自己也会作画

这都是每年的惯例

这些少女都是烟雨楼的绣女

而吴先生乃是这绣楼主人吴廉

他不仅技艺高超

长得也十分英俊

自然是万千少女眼中的才子

孟宛与好姐妹蔺如兰也是这绣楼的绣女

技艺算是少女中的上乘

可似乎也因此遭到了别人的排挤

这日

高程程故意撞到孟宛的手

使得她的针戳中了即将完工的绣布上

蔺如兰见状

站起来为孟宛打抱不平

蔺如兰虽生得小巧

但气势逼人

那高程程自知理亏

只能向孟宛道歉

许久之后

吴廉终于姗姗来迟

他生得英俊

气质也温润如玉

不怪少女们倾慕于他

因为就连风也偏爱这般翩翩公子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

陈嬷嬷将少女们聚集起来

打算照例作画

可丁茹却迟迟不见踪影

有少女打算去寻

可刚走出一步

身后就传来一阵可怕的惨叫声

众人循着声音而去

发现水井里竟出现了一张人脸

有人认出

水井旁的鞋子是丁茹的

蔺如兰突然想起

自己昨晚似乎碰到了丁茹

当时夜深

她只听到丁茹哭哭啼啼的声音

还有一个黑影往后院溜去

她本想上前查看

却被一只黑猫挡住了去路

她也不再细想

转身离开了

现在想来

蔺如兰不免有些悔恨

她本打算将昨夜之事告知衙门

可孟宛却拦住她

提醒她不要冲动行事

蔺如兰只好从长计议

可她怎么也放心不下

便溜到丁茹房中查探

竟发现了落胎的药

可绣楼的绣女们吃住都在一起

一月也只有一日休沐

哪里有机会认识什么男子

更别说与男子私会了

淮州府知州陈之远得知此事

便让押司高长青去知会宁国公夫人

人们都说

国公府快走到头了

可离京多年的国公夫人却找到了讨太后欢心的法子

愣是让这国公府重新热闹起来

吴廉是国公府的座上宾

烟雨绣楼出了命案

自然是要先摸清楚国公府的想法

陈之远这顶乌纱帽才不会不翼而飞

而宁国公夫人陈氏

之所以讨得了太后的欢心

则是因为这烟雨绣楼的烟雨绣

所以对于一个绣女的死

她自然是不在意的

府衙领了命

便匆匆忙忙以意外结案

丁茹父母匆匆而来

又匆匆而去

只是

临走

丁茹母亲突然拉住蔺如兰的手

哭着说丁茹是被人逼死的

蔺如兰还未反应过来

丁茹父亲便将她拉走了

蔺如兰觉得不对劲

便再到丁茹房中查探

……

隐藏内容

该内容需要权限查看

  • 普通 3金币
  • VIP 免费
VIP免费查看